奧斯卡生命教育(電影)「講」專區 文件 好好活下去—《電影版聲之形》奧斯卡生命教育電影「講」11
作者: 系統管理者 (06-05 17:31)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好好活下去《電影版聲之形》

吳庶深 林文魁

國立台北護理健康大學 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

 

「從今以後,不打算放棄一切,一起努力活下去。」
 
一、電影簡介
 

上映日期:2017-03-24

類  型:愛情、動畫

片  長:2小時10

導  演:山田尚子

演  員:入野自由、早見沙織、悠木碧、小野賢章、金子有希、石川由依、潘惠美、豐永利行、松岡茉優
 
二、故事背景
 
聲之形動畫電影,描述聽障的國小轉學生硝子受到同學石田的霸凌故事。霸凌者石田,是個喜歡調皮搗蛋的孩子,想盡辦法要趕走心中的無聊枯燥的感覺,於是和伙伴常玩著試膽遊戲,試膽的方式越玩越危險,終至夥伴不敢再玩下去。無聊又無趣的石田,碰上剛轉學過來的硝子,從而將這無聊的情緒出口以轉向霸凌硝子為樂。電影中讓我們看到在不斷地遭受言語嘲笑、身體攻擊(助聽器被拔除)、人際排擠中,被霸凌者的孤立無援與無助。然而霸凌者以為嘲諷、攻擊別人,作為隱藏內在空虛出口時,終究無法逃出內心的黑洞與空虛,以及良心的譴責。
 
三、電影的心靈雞湯
 

()、被霸凌的受害者

    霸凌者對於自己做出傷害別人的言語、行為及造成對別人難以平復的傷害,往往是無感而且無知的。電影中石田對硝子的霸凌行為,讓觀眾對硝子深感同情與不捨。然而霸凌者石田,在欺侮同學或硝子的過程中,雖然找到情緒的出口,但也埋下日後高中生活成為同儕眼中的瘟疫,人人避之唯恐不及,間接讓自己也成為受害者。而旁觀的同學,眼睜睜的看著硝子被欺侮,未即時伸出援手,也造成了日後內心的不安與愧疚。當霸凌事件一再發生時,沒有人是贏家,大部分的人都成為受害者。
 

 ()、懊悔的助人者

    當石田自己也被小學同學排擠時,發現下課後為他擦桌子的竟然是硝子,因為硝子深知被欺侮排斥的痛苦,善良的硝子想要幫助石田。然而石田一時之間慚愧的內心轉為憤怒,和硝子起了衝突,硝子因此再次轉了學。上了高中之後的石田,自己更加體會到自己被關係霸凌的滋味,沒有人願意跟石田做朋友,石田一度想要自殺未果。想到曾經被自己傷害的硝子,想要為自己的行為做出補償,努力修復毀壞的同學關係。幫助硝子從自殺的鬼門關拉回的同時,也拯救了自己的同儕關係。
 

()、扭曲的自我

 善良的硝子在被霸凌的關係中,試圖表達各種善意來突破這樣的困境,然而並沒有被石田、同學所理解與接受。小學的音樂比賽班級榮譽追求裡,因為硝子先天性的聽障,以致抓不準音調,唱不出來歌聲,讓班級比賽成績大受影響,讓同學更加排斥她。高中製作影片中,不愉快經驗再度重現。使得硝子覺得,一切都是她的錯,嚴重的扭曲了自己,認為只要自己消失在這世上,一切都會好轉,同學的關係也會變好。然而這不是硝子的問題,而是環境的不友善,以及人性的黑暗所造成的問題。

 

()、角色的易位

對觀眾或者旁觀者而言,有時候我們很難理解,霸凌者難道對於別人的痛苦完全無動於衷、完全無感嗎?人性為何會失落到如此的地步?電影中石田在霸凌硝子前,自己也被同儕霸凌過。按照道理講,他應該更能體會個中滋味。然而,卻將這樣的委屈痛苦經驗轉嫁到硝子的身上,從被霸凌者搖身一變成為霸凌者。我們以為被霸凌者若沒有好好得到專業協助,處理過往的痛苦經驗。被霸凌者將以霸凌者的姿態出現,以找回失去的安全感、主導權,以免再度成為被霸凌對象。而聲之形中,石田的角色轉化成為助人者,重要的關鍵卻是硝子的良善及關懷,引發石田真正的改變。
 

()、學校師生主動關懷

   聲音讓人聽得見卻看不見,霸凌行為讓人看得見,卻常常被不經意的忽視,未即時協助霸凌者、被霸凌者,因此加重問題的嚴重性與複雜性。學校裡的老師,在發現班級的霸凌行為時,該如何協助被霸凌者?如何有效的介入幫助被霸凌者,是老師責無旁貸的責任。學校也應當提供各種管道,讓學生有反映問題及求助的管道。當家長被告知孩子在學校有霸凌或被霸凌行為時,除了惱怒、責怪、羞恥等等情緒反應之外,更要深思如何教育孩子?讓傷害減低,甚至得到應有的補償與道歉,以修復式正義取代仇恨報復。
 
    有人的地方常會有衝突,也常會有對彼此的偏見。校園是社會的小縮影,霸凌事件不會因此斷絕,透過《電影版聲之形》對被行為人慘痛受害的過程,讓人更了解霸凌對人危害之深,甚至造成永難磨滅的傷痛。而霸凌者在霸凌他人的同時,雖然暫時緩解了內在的不安與焦慮,卻為自己也帶來更大的空虛與罪惡感。唯有從加害者轉為助人者,盡力修復傷痕的過程,才能離開黑暗的霸凌,找出生命的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