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照顧之交流與分享! 討論 98.4.23安寧遠距視訊會議(屏東基督教醫院)討論 
sysop(系統管理者 2009-04-23 16:37:18
1樓

馬偕安寧>請問關於困難家屬的定義及行為表徵有哪些文獻的引用

台大6A>若困難家屬是key person "不是"key person  在處理方面是否有差異?

 

桃園長庚>因三方家屬有一些問題呈現,要開家庭會議前,是否還須依個別會談呢?

馬偕安寧>yes

 

台大6A>預期性悲傷是否屬死亡恐懼之一; 若是, 請問如何處理?

 

花蓮慈濟>在門診照顧末期病人,是否可考慮英國day care 模式

花蓮慈濟>英國的day care 與台灣不同,是以治療為主,一周到醫院一次,與其他病人

與家屬團體治療或支持,亦接受輔助療法等,一天結束後回家

台中榮總>St. Christopher's為例,在病人還能承受交通的時期,由志工接送,到院中的Creative Living Center,接受藝術治療、芳香、或其他護理措施,詳見其網站

 

亞東家醫>可否詳述"空椅法"的演練,由哪些人員來執行?Thanks.

光田醫院>請問空椅法的執行需要有執照的心理師?

馬偕安寧>空椅法是心理輔導和心理治療的方法技巧之一,使用的人如果能夠學習到完

整的心理輔導或治療的訓練是可以幫助到病人和家屬,合格的諮商師,心理師

或社工師,牧師,宗教師都可以進行.

高醫心圓>團隊很用心的以空椅法幫家屬做心理治療,值得讚許和效法.但這種做法是

否會相對壓抑了家屬真正內心的情感表達

 

桃園長庚>請問門診安寧若要安排各團隊同仁協助是否需要特別空間.時間設計.

桃園長庚>請問門診安寧團隊治療人力如何安排

 

柳營奇美>團隊對於母親的責罵是否感到挫折(好心被雷親)?成員如何進行自我調適

三總寧境>有關於案母的情緒部份,案主並未對母親有仇恨,從案主很快的接受母親的情

,可以推論,過去案主內心,應不斷重復演練與母親的想見

桃園長庚>如何處理家庭會議中可預見的衝突? 以本次3方家庭會議為例案母與案

祖母見面時有可能發生衝突.

三總寧境>對於母親的責罵,我們了解是母親預期性悲傷情緒的發洩,我們團隊並未感

到挫折,反而很願意家屬情緒的表達

sysop(系統管理者 2009-04-23 16:42:10
2樓

是「困難家屬」還是「困難醫護人員」?

    今天早上參加全國安寧療護視訊會議,聽到一個專業名詞「困難家屬」,聽完定義之後我不禁搖頭,質疑應該改稱為「困難醫護人員」吧!

    會中有某醫學中心詢問:「困難家屬」出自哪篇參考資料?根據主報單位的回答,我上網google一下,就找到所說的這兩篇論文的摘要,附錄於後。

    報告當中提到的定義有二:1.不願扮演醫護人員所期待的家屬角色,2.令醫護人員感到挫折、被挑戰的家屬。

    我很想請問:難道家屬進來之前都要先通過醫護人員期待標準的檢測嗎?相對而言,病人與家屬可不可以或是會不會覺得有些醫護人員不符合他們對醫護人員的角色期待呢?如果家屬會寫文章,是否也就可以寫出許多「家屬面對困難醫護人員之初探」與「探討病人或其家屬標籤困難應對臨床醫護人員之現象」之類的文章了。

    首先,站在現在「以病人為中心」的照護模式潮流中,我們應該重新思考:這樣給病人與家屬按照醫護人員的標準來貼標籤的心態或行為,根本就違反了「以病人為中心」的基礎,而是回到「醫護人員本位」的思考或照護模式了。

    再者,根據安寧療護的基本精神: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與個別差異,病人或家屬本來就有權利要求、抱怨與不合作,反而是醫護人員應該配合達成病人或家屬所期待的角色,因此我們應該勇於面對挑戰、接受挫折與察覺自我的情緒狀態,才有可能建立新時代的「病醫關係(patient-doctor relationship)」或「病護關係(patient-nurse relationship)」。(請注意:我並沒有寫錯。請不要再寫「以醫護人員為中心」的「醫病關係」或「護病關係」了!)

    曾經我去某地區醫院演講時,院長醫師提問:「如果遇到不可理喻的家屬,應該如何溝通?」我回答:「家屬本來就理所當然應該是不可理喻的,因為在照顧末期或重症病人時,家屬大多是情感、情緒在起作用。我們的同理或設定如果是期待家屬可以理智思考與溝通,那是我們醫護專業人員的錯認與誤會。你用專業訓練的理智、理性想要去接應病人或家屬的情感、情緒,就會變成雞同鴨講,或是秀才遇到兵,時間久了一定難免要踢到鐵板的!」

 許禮安98-4-23(四)巳時有感而發於高雄市張啟華文化藝術基金會

 

 附錄一

護理人員面對困難家屬壓力之初探Nurses' Reactions When Facing Difficult Family: An Exploratory Study

梁淑媛(Shu-Yuan Liang);郭婷婷(Ting-Ting Kao);梁挋(Jane Liang);曾雯琦(Wen-Chii Tzeng)中華職業醫學雜誌14卷22007/04111-119

摘要

困難病人是指要求多、抱怨多、不合作,不願扮演醫護人員所期待的病人角色,令醫護人員感到挫折、被挑戰、甚至自我懷疑的病人。雖然護理人員強調以家庭為中心的照護模式,但是國內外探討面對困難家屬的相關研究並不多。研究者以描述性研究方法,在200511月至200610月期間,瞭解32位護理人員在照護困難家屬時的壓力感受及調適方法。透過參與式觀察、正式和非正式訪談、文件回顧、問卷調查等方法收集資料。結果發現:護理人員在照護困難病人時感到護理專業被挑戰、無法被體諒、被威脅/被言語攻擊、不協調的醫護關係、以及身心無法負荷。然而護理人員的因應策略則以情緒反應為主,其次為尋求同儕的支持。因此,本研究建議護理人員必須能夠自我覺察,才能確認自己在和病人互動時所產生的情緒反應,並且藉由教育訓練和臨床督導的方式,讓護理人員在照護困難個案時亦能感受到支持。

 
附錄二

探討臨床護理人員標籤困難照顧病人或其家屬之現象A study on exploring the phenomenon of labeling difficult patients or families by clinical nurses

作者:郭雪敏。畢業學校:國立成功大學/出版單位:國立成功大學

中文摘要

  本研究之目的是藉由臨床護理人員與醫師描述標籤困難照顧病人/家屬的經驗進而了解現象之本質。研究對象採用立意取樣,於南部某醫學中心選取6位因目前住院病人/家屬的語言或所表現的行為讓其感到困擾而用負面之形容詞歸類或描述他們之臨床護理人員,同時本研究也訪談3位住院醫師,藉由多方面收集資料進而還原現象的原貌。使用現象學為本研究之方法論,經研究對象知情同意下進行深度訪談,於9311月至12月進行資料收集,訪談資料依Giorgi(1985)之分析步驟進行。研究結果共呈17個類別模型,屬於臨床護理人員視為困難照顧病人/家屬之情境為「不合作,難溝通」、「指使護士,有損威嚴」、「紅燈不斷、要求立即滿足」及「超出常模、無法預測」;屬於歸因的類別模型為「無法認同疼痛之反應」、「無法處理止痛之需求」、「溝通障礙」、「欠缺社會支持」及「害怕出事」;屬於反應之類別模型則為「煩」、「氣憤」、「無力無奈」、「複雜情緒交錯」、「同情同理」、「無法溫柔以對」、「速戰速決,敷衍了事」及「歸納原因反思自己」。透過本研究結果可增加對於臨床護理人員標籤困難照顧病人/家屬的背景知識,且深入了解臨床護理人員標籤困難照顧者背後的真正原因。在臨床上提供臨床護理人員反省之材料及呈現臨床護理人員運用護理過程解決問題不足的實例;在教育上則可提供負面之教材;對行政管理者提供問題解決過程的參考並可做為輔導新進人員之知識背景。藉由指出影響護病關係不佳的原因,以期能對症下藥擬定改善方案,進而促進護病關係,提升護理品質。

 

hospice5c(熱愛安寧的護理師 2009-05-09 21:43:24
3樓
禮安醫師說的好! 加油!
                              2位熱愛安寧也討厭"困難家屬"這名詞的護理師
無發表權
請先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