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照顧之交流與分享! 討論 拔管需送倫理委員會審核? 
chengt890219(陳冠廷 2011-01-11 00:15:53
1樓
1.樂意見到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修正案進行, 但對其規定- 送倫理委員會審核之規定稍感不解? 2.拔管是為達善終,生死兩無憾的過程之一,醫療團隊可透過溝通了解家屬之想法, 但若需經由委員會的流程, 以委員會的表決或共識來決定拔管與否,似乎更令人有安樂死的影子. 3.倫理委員會如何審查? 由誰來提案申請?家屬?醫師?護理師?或其他人員均可? 4.審查要件考量為何?有無利益衝突?財產分配恰當?感情無第三者介入?有無醫療過失? 5.築了一道又一道的圍牆,名為保障病人權益,實際卻影響了病患善終的權利. 6.要是條例修正的通過只有精神上之支持病患善終,實質上卻滯礙難行,這種制定法律的品質也讓人質疑? 不如不訂罷了. 7.某企業創辦人說: 中華民國政府什麼都想管,卻什麼也管不好. 政治人是最差的經營者,因為他什麼事都是政治思考,沒辦法用經濟原則來處理事情。所以一旦由政治人來治理,就會「很不經濟」。他腦袋裡想的,都是只要立 法院通過就好了 8.真的沒有這些修正案,你就無法讓病患安寧嗎?安寧之父,安寧之母,諸位前輩們, 您們一定有比立院諸公們更好的作法與想法,畢竟夥伴們才是最能了解,評估病患與家屬的需求. 9.要是從事緩和醫療的夥伴們都退出倫理委員會(利益回避,如同器捐醫師不得參與表決), 您真的覺得倫理委員會的諸公可以善盡維護善終與安寧的目的? 10.合法的不見得合乎倫理.合乎倫理的不見的合法.之前只要合乎病患與家屬需求,大家必竭力以付.之後五全照顧似乎還要再多一全: 全員照顧-----全倫理委員或立法委員?
a01291129(寶琳 2011-01-11 20:32:01
2樓
您好;我就是近期身受艱熬的家屬,自己經歷過才會知道痛苦.患者身體的痛和家屬心理的痛.那些嘴巴只會講的冠勉堂惶,什麼活的權力,
能開口早就說了,就是無法開口決定才會毫無尊嚴的躺在那裡,那些人怎麼能體會?
今天看報紙賴允亮說執行與否還須等醫學倫理委員會通過,也才能拔除維生系統.此種說法太離普.如果做這種事都還須要外人評斷,
不是太殘忍了嗎?王老伯的想法是所有面對自己親人躺在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心理一致的感受,只是他的做法不對.但也突顯出家屬的無奈.
一個人能否走的尊嚴不是讓外力來決定讓外力評斷.只要醫生和家屬溝通嘹解狀況達成一致,讓家屬決定就是對病患走的更有尊嚴.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什麼單位什麼身份?我很認同您的想法.因為我爸爸2個月前到醫院撿查裝支架,如今卻被醫生和家護病房傷的很重,沒再醒過來了.
chengt890219(陳冠廷 2011-01-11 23:22:25
3樓
在安寧療護的後花園裡,遇上其他的訪客,令人心喜. 1.家屬的痛是一般醫療團隊難以體會的痛。每次病人、家屬落淚,我們只能在旁眼紅,遞上衛生紙。只有在同理到深處或觸動同樣的心境時才會潸然淚流。 2.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處理的當然是與「死」相關的法律條文,條文只是讓醫療人員在執行業務時可以依據的紅線。告訴您現今的標準在那裡,但不瞞您說,極少有醫療人員去深究這些條文,在講究分工與專科的時代,這些條文只有從事安寧緩和醫療業務的同業才能細細去體會其意義與助益,要從事立法與行政的人去規劃著實令人灰心。 3.看到報紙上許多大院長教授們抱怨此法推行沒有醫師敢去拔管,管子該不該插?插了管子又治不好病,病人家屬每時每刻都在受苦,醫師只能無奈的聳聳肩,直到死亡的到來,才是痛苦結束的時候。那死亡到底是壞事還是好事?東西有壞掉的一天,人又何能冀望長生不老?插上了管子,病人在受苦,家屬也在受苦,醫療院所卻可以從中獲得健保幾付,這種制度著實有問題。插管的人當然不敢拔,因為他們的教育只有插管的教育,救到死的教育,沒有生命教育(死亡教育),沒有善終教育。 4.法律條文給人的教育當然不足,您對死亡的態度又是什麼?安樂死是善還是惡?要是是惡,那為什麼又可以存在最進步的國家如瑞士、荷蘭?醫療是在提昇人的健康,治療疾病,當第一志願無法達成時,只能坦然接受第二志願---緩解痛苦與不適,絕不是徒增心理與肉體的辛苦。 5.令尊的處境我可以理解,各大醫院加護病房、護理之家擺滿了同樣遭遇的病患。健保局在98年9月開始非癌症的安寧住院與居家照顧,令尊的診斷當然符合安寧收住的條件,最新的安寧修正案通過可以讓家屬同意後,經倫理委員會通過後拔管,可以先找貴院的安寧共同照顧團隊介入,提供更舒適的治療與護理,與主治醫師討論後續的處置必要性,如輸血、鼻胃灌食、抗生素、昇壓劑等的必要性,待曙光的來臨,貴院的安寧團隊一定可提供適切的處置。 (可告訴我治療令尊的醫院嗎?)
chengt890219(陳冠廷 2011-01-13 23:17:50
4樓
請參考修正條文

附件:

無發表權
請先登入系統